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56章,想祈求她的原谅?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李怡芸很清楚贺景承和沈清澜感情好,但是这次的事情肯定呼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。她是做过母亲的人,很明白一个孩子对母亲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沈清澜可以不在乎自己,但是一定会很在乎孩子,贺景承放弃的不止是沈清澜,更是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贺景承没有动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手术的门的门,没有人注意到,贺景承站的地方,地上有两片血迹,鲜红的血就顺着他紧握着的拳头往下落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都明白,也比任何人都痛,他当时在想,若是不能活,他就陪她一起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知道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手术室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的严谨,明明沈清澜被送来的时候,已经失去意识,可是当他们准备给她手术时,她醒了,拉着医生的洁白的白大褂,坚定的说了一句:“不必在乎我的生死,只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说完这句话她就失去了所有的意志。

    都说为母则强,她的话震惊了每一位医生,她当事那种情况,还能恢复意识说那么一句话,可见她的心智是多么的坚定。

    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手术,孩子成功剖出,出生的那一瞬间,嘹亮的哭声,响彻了整间手术室。

    产房外的人也听到了那一声嘹亮的哭声,都激动不已,特别是李怡芸,拉着贺莹莹的手激动的不断地在颤抖。

    只有那一嗓子,就再也听不到手术里别的动静,这时护士再次从里面出来,这是她第二次去取血,产妇依旧血流不止,因为按照她的要求,是先救孩子。

    这次手术的的门打开,贺景承再也无法忍受,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,医生仍在专注的做着手术,作为一个合格医生,在手术台上不管遇到什么突发状况都能冷静应对。

    贺景承就站在不远处,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,从他进来他没有去看一眼那个已经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缓步走到手术台前,主治医生的助理让他出去,主治医生,头也没有抬,说了一句:“不用了,让他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想来他是孩子的父亲了,要不然不会闯进手术室的,又不是没有陪产的,他看到也好,让他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,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助理不断地在给沈清澜下身换着厚厚的产巾纸,刚换上很快就浸湿,助理不停地换着,那鲜红的血不断地流出的她的身体,贺景承再也忍不住,“我可以不要孩子,只希望你们救救她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主治医生抬起眼眸眸看了贺景承一眼,把沈清澜进手术室说的那句话,一字不落的说给他听,“准备给她手术的时候醒了,说不必在乎她的生死,只希望能救她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是有私心,毕竟那是病人口头上的陈述,没有签字,万一大人出什么意外,好让贺景承清楚。

    贺景承单膝跪在手术台旁,攥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这一辈子,没有兄父可以靠,他这个丈夫,却在生死关头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她能走到今天,历经血和泪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,他知道她吃了很多苦……

    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绕是强势如他,看到浑身是血的沈清澜躺在手术台上,也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攥着她的手,“孩子,我宁愿不要,我只要你。”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她躺在血泊里,一动不动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