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马大厚喜笑颜开,“只要我之奥豆豆出手,这些废物大儒还有活命的机会,我也许还能趁乱分一杯羹。马甲再怎么无情,也得承认我是他的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没用的公子哥。”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传了过去。赫然是日,他亦是写手界的古老大神,强人说男。

    “到了现在,你还不思悔改,这就是你和马甲的区别。马甲才是大基老,大枭雄,你什么都不是,连渣都不是。你劳资生出你这样的种,也是倒了血霉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日已经将牛头旗与马面旗抢走了。呼啦呼啦两杆幡旗陡然摇幌,一团红烟与一团蓝烟呼啸而出,像是平地起风,飞沙走石,而马大厚没法躲避,不由大怒,“你个老泼皮,一把年纪了,居然还和小辈一般见识,你的脸都不要了吗。”

    马大厚已经用身体承受过来自日的攻击,自然清楚对方的可怕。别说是牛头旗与马面旗了,就是亲哥,他都敢送给日。“只要我能活下去就好,其它的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嗤嗤嗤,嗤嗤嗤

    马大厚的身体再次迸起一道道咒光,每一道咒光都高数十丈,绞在一起,像是巨龙,张牙舞爪,无比嚣张。“恐怕我的咒印都不是老东西的对手,他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轰轰

    那团红烟与蓝烟,怒卷而至,震裂大地,拍碎虚空,也将咒光凝成的巨龙扯碎了。“马大厚,你劳资不管你,我可不能坐视不管,因为我要对你劳资负责,同样对太守山负责。哈哈哈,哈哈哈,我将会成为太守山之主,你父亲则会跪在我前面,并且用脸来蹭我的鞋底。至于你这没用的公子哥,杀了就是,就和捏死一只蝼蚁没多少区别。”

    日一边嘲笑马大厚,一边催动牛头旗与马面旗。他役使两杆幡旗相当娴熟,远胜于马大厚,让马大公子不由怀疑,“难道我真是废物”

    蓦然间,红烟化为一张画纸,蓝烟则凝为一只鼻烟壶。

    呼啦

    红色的画纸倒卷而来,撕裂马大厚的咒光,将他给裹走了。而蓝色的鼻烟壶呼呼旋转,洒下淡蓝色的水流,将红色的画纸围的不透风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不错,我要了,可你的脑袋不怎样,还不如一只冬瓜。”日冷笑连连,他肩膀一摇,牛头旗与马面旗冉冉升起,嗤嗤嗤嗤,红线、蓝线迸射,瞬息而至,刺入红色的画纸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”被画纸卷住的马大厚痛苦道,“你,你想对我完美无瑕的身体做什么,老东西,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美男子啊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日的身体遽烈震荡,几乎跌倒。他也是一口陈年老血吐出数千米远。草,天地可鉴,日都没有那方面的心思,因为让他感兴趣的人是马太守,而不是马大厚。

    马大厚太无耻,已经让日无法直视他了,同时也坚定了他要斩去马大公子脑袋的念头。“要是不杀你,我颜面何存。”

    画纸之中,红线与蓝线已然缠在马大厚的脖颈之上。噗噗噗血雾迸起,而马大公子吓死了过去。就是一个脓包,不中用,他的脸虽然遗传了马太守的风采,可除了脸,当真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噗

    马大厚的脑袋真的被绞去了,与脖颈分家,可是一点血都没流。切口像是镜面,相当平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日忽然笑了,“这就是你的下场,也会是你弟弟的下场。马甲虽然比你厉害,可也不是我的对手。我要对付他,也无需多少心机与手段。”

    哧啦

    红色的画纸陡然裂开,而蓝色的鼻烟壶将马大厚的尸体给收去了,只剩下一颗脑袋,还在旋转。可马大公子的脑袋还活着,怨气冲天。“日,你竟敢斩去我俊美不凡的脑袋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,你不是见识到我的手段了吗。”日不屑道,“你只是众多写手之中的一个小扑街,我是古老的大神,有我出手杀你,你该感到庆幸。因为无数尸骨堆砌,才造就了我今天的地位。你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已经是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马大厚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了。难道小扑街就没有骄傲与自尊了吗。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,就算你有,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刷刷。

    老牛与内曹的相遇这本书所化的书山,陡然射出两道冷漠的视线,与日的目光相对。“你很好。”马甲淡漠道,“抢先我一步,斩去我欧巴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,你听到了吗,马甲都看不起你,他也要杀你。”日笑道,“马大厚,你真是废到家了。连家人都看你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马大厚的脑袋怒道,“日,你懂什么,我与马甲是兄弟,你知道什么是兄弟吗,亲兄弟就该无偿原谅对方,包容对方所做的一切。我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,马甲也会原谅我,祝福我,甚至为我做出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想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日已经不想再听马大厚的脑袋废话下去了。“牛头旗会杀了你的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哞

    牛头旗之中传出公牛的叫声,一道红烟迸滚,像是长河涌出,有数千丈长,仿佛能吞噬一切。而马大厚的脑袋就在红烟之前,是它的吞噬目标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没有存在价值。”

    日忽然道。

    嗤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剑气斩至,将红烟给劈散了。可黑色的剑气摇曳不定,长时有百丈,短时只有手指那么长,而且它悬浮在马大厚脑袋之前,就像是在保护他。

    “日,你看,我的兄弟他还是在意我的。”马大公子的脑袋喜道,“所以你什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嗤嗤

    黑色的剑气分开了,一分二,每道剑气拖着长长的尾光,飞向牛头旗与马面旗。

    “马甲,做的漂亮,我就知道你能抢回父亲赐予我的两杆幡旗。它们不能落入外人之手。”马大厚的脑袋笑道,“你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”书山之中,马甲愤怒道,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你能有点用处,我也不会活的那么累。我知道你一直以超越我目标,可看看你都做了什么,不知进取,甚至是原地踏步走。就这样,你还想赶上我,真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蓬蓬

    两道黑色的剑气分别与牛头旗、马面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